第一百一十六章:筑基中品

姜明已经在此地连续修练了七天了,体内的万古鸿蒙诀更是不知道运转了多少个周天。

也多亏了他的苦练,此时姜明体内的灵海已经有两丈九尺之高,距离筑基中品,只差一丈多的距离。

若无赵惊云,也不会有今日的巩兴德。

巩兴德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可以不听赵家任何人的话,但是却不会违背赵晴岚和赵惊云。

因为这里没有充电的地方,赵晴岚的手机早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用的废铁。

巩兴德还没有将赵晴岚失联的事情告诉给赵家,即便是告诉给了赵家,赵家也不可能派人过来寻找赵晴岚的。

毕竟赵家的老爷子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赵家怎么可能会为了赵晴岚,再派几个宗师过来呢?

在巩兴德还不是宗师的时候,他曾在风扬市惹到了当地的一个世家。

那世家扬言要杀了巩兴德,并且还不放过他的家人。

“再等五天,小姐若是再没有音讯,我再回去。”巩兴德默默的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时间。

巩兴德为什么会这么忠于赵晴岚,其实是因为赵晴岚的父亲赵惊云对他有救命之恩。

距离他从武荡山下来已经过了七天,他没有收到一丝关于赵晴岚的消息。

当晚巩兴德被那世家派出的武者打成了重伤,在逃跑的时候遇到了赵惊云,是赵惊云出面就下了他。

鸿蒙锻体,万灵筑身。

姜明身上那金色的文字,乃是用体内的万古之力所化,之前没有修炼,是因为姜明体内的灵气不够,不足以施展万灵筑身。

晚上以天为被,地为床,睡在草地上。

白天则是修练赵家的功法,饿了就吃那美味的肉羹,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并没有觉得过于枯燥。

突然,姜明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他的双眼没有睁开。

不止是双臂,他的脚也在地上游走着,虽然是闭着眼,但却没有碰到地上的那些玉石。

姜明每次变换一种动作,都能听到从他身上发出的轻微响动,仔细看去,能看到他身上的肌肉散发着些许金色的微光。

一道道细小繁琐的金色文字出现在他的肌肉上,如同雕刻在他身上一般。

当万灵筑身修练至大成后,身上的那万千金色纹络将会消失,彻底与姜明的身体融为一体。

万古鸿蒙诀的至高境界便是大同,与天地大同,与世间万物相融,让这世间万物皆可被掌握,皆可化为自己的力量。

不过前世的姜明还未将万古鸿蒙诀修炼到这个地步。

当金色的纹络布满全身后,姜明又回到了自己最初的位置,盘坐下来,补充体内的灵气。

睡在远处的赵晴岚对此却浑然不知。

……

“什么?你说晴岚在武荡山消失不见了?”赵惊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巩兴德,脸上充满了惊骇。

“是我不对,我当初应该拉住小姐的。”巩兴德眼眸低垂,心中一片懊悔。

现在距离赵晴岚失联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巩兴德的耐心也已经全部被磨平了。

当他回到风扬市的赵家时,赵家的那几个宗师看到他如此狼狈的模样,皆是一脸诧异。

不过巩兴德并不在意他们这些人的目光,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赵晴岚失联这件事立刻告诉给赵惊云。

赵惊云脸色凝重到了极致,他女儿去一趟武荡山,死了六名暗劲武者不说,就连她自己现在也是生死未卜。

“二爷,我再带两名宗师过去,一定会将小姐给带回来的。”巩兴德咬牙道。

赵惊云微微摇头,叹息道:“他们是不会同意让你再带人过去的。”

他们指的是赵家的赵无量和赵高阳。

赵惊云与他两个兄弟不对付这件事,整个赵家都知道。

大哥赵无量与最小的赵高阳,这两人可以说是同流合污,二人一起对付赵惊云。

这次让赵晴岚带着巩兴德去武荡山寻找治病的灵药,虽然不是他们指示的,但也是他们推波助澜的。

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巧,在需要去武荡山的时候,只有赵晴岚这赵家第三代一人在赵家。

“那我就一个人过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巩兴德眼中的怒火不断冒出。

“算了,等我父亲的事安排妥当后,我与你一起去一趟武荡山。”赵惊云说完,便起身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看着赵惊云那孤寂的背影,这一刻,让人感觉他苍老了十岁。

……

“暗劲了!我竟然突破到暗劲了!”赵晴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仿佛这一切像是水到渠成一样。

别人突破到暗劲,要修炼数年之久,可她竟然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从内劲后期突破到了暗劲初期。

赵晴岚之所以能修炼的这么快,得益于那肉羹与这山谷内的灵气。

若无这两物相助,以赵晴岚的天赋与资质,至少还需要再修炼个数年之久。

“洗个澡,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赵晴岚的两眼弯成了月牙,飞快的来到了湖边。

湖水清凉透彻,泡在湖中,赵晴岚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得到了舒展。

她也不担心别人看到这一幕,毕竟这里只有她和姜明两人,而姜明又在全身心的修炼。

清洗过后,赵晴岚走到岸边,刚要拿起岸边的衣物,突然听到一声炸响。

她转头望去,正好与睁眼的姜明四目相对。

“啊!”

姜明也没有想到她闭关刚结束,正好看到从湖中上岸的赵晴岚。

“你,你快闭上眼睛!”赵晴岚慌忙喊道。

姜明淡然一笑,旋即转过身去。

看到姜明转身,赵晴岚也不顾身上的水珠,立刻将衣服穿好。

“这么远的距离,他一定看不到。”赵晴岚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这都已经第七天了,小姐还没有下来,不会是真的遇难了吧!”酒店内的巩兴德心情十分的低沉。

他两手化掌,一掌向左,一掌向右,双腿微微弯曲,摆出了一个马步。

两臂平展,摆出了一条直线,几秒钟过后,两臂便开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运转起来。

山谷内,月光倾洒,花香飘散,有一个人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就在一堆玉石之中,不曾动过半分。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