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纠集人马

这个时间想要出城,在路边随便拦车恐怕成功率很低,不过市场上倒是有很多提供市区接送服务的车辆。胡易去新太阳区的客运停车场转了一圈,找到一辆商务车,司机是个看上去老实可靠的黑毛。

“这是什么地方?”司机盯着纸上写的地名微微摇头:“阿巴连斯克……没听说过。”

“那样最好!”胡易喜道:“找几个像你一样强壮的!”

“像我一样?”亚巴洛夫握拳在自己胸口“咚咚”捶了两下:“怕是不太好找。”

“契诃夫和谢尔普霍夫呢?据说在莫斯科南方,你知道具体位置吗?”

“我?当然,他是我的…朋友,我必须去帮他。”

“你是我的朋友,我也必须帮你。”亚巴洛夫脱口而出,那张整日愁苦的大方脸先是异常坚定,接着又现出些许迟疑:“我…应该能算是你的朋友,对吧?”

“等等!”胡易稍一犹豫,叮嘱道:“可能会有麻烦,你最好准备一下。”

毕竟是要前往位于莫斯科之外的陌生地方,虽然带走小林子的人自称是警察,但说起话来疯疯癫癫,即便没存着什么歹心,也让胡易对这趟充满未知的旅程疑虑重重。

“当然!你说什么呢?我们一直是朋友!”胡易心中一阵莫名感慨,上前搭住了他的肩膀:“你能陪我去就太好了,谢谢!”

亚巴洛夫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等我一下,我把车子推回去,然后咱们就出发。”

“与你有关吗?”亚巴洛夫愣头愣脑的打断了他。

“我会的。”亚巴洛夫站在雨中扭头看着他:“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再帮你多找几个人。”

“好!我很快就到!”司机一脚油门驶向加油站。

胡易撑起雨伞匆匆往回赶,刚走出停车场,电话又响了。他急忙掏出手机一看,却是娜塔莎打来的。

“我知道这两个地名,但没去过。”司机取出一张地图,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逐寸寻找。

胡易也焦急的探着头搜索,但这张地图范围只到莫斯科城区周边一带,二人找了半天也没能发现与目的地有关的信息。

“你等一下。”司机发动了车子,极不熟练的在中控屏幕边按来按去:“车上有导航系统,但我几乎没用过。咱们来试试看…噫…这玩意儿可真难搞…阿-巴-连-斯-克……啊,有了!”

“我们还要坐你的车回来,不过时间可能要晚一些。”胡易皱眉盯着地图盘算了半晌,伸手一拍大腿:“给你二百美元,今晚这辆车我包下了。没问题吧?”

“太没问题了!现在出发吗?”黑毛两眼大放异彩。他平常每晚通常只能揽几百卢布的活,运气不好的时候甚至颗粒无收,能跑一趟长途本就比较难得。而眼前这年轻人一开口就喊出两百美元包车,自然是心甘情愿的任其驱使。

“还有几个人。你先去把油加满,然后到8区56号接我们。”胡易开门下车,捏着一张百元美钞对他晃了两下:“过会儿出发前先给一百,另外一百回来再付。”

“完了完了!”刚才情急之下竟然把娜塔莎的生日忘了个干净,胡易心中大感沮丧:“喂,亲爱的——”

“亲爱的!”娜塔莎的声音中充满喜悦和兴奋:“我们现在就要出门了,你下班后直接去饭店吧。”

“听我说,娜塔莎。”胡易尽量让语气显的平静一些:“非常抱歉,但我现在必须去……处理一些事情,恐怕来不及去吃晚饭了。”

“什么?”娜塔莎稍一停顿:“出什么事了?”

“你还记得市场上那位姓于的中国老人吗?对,我旁边的。他的外甥被…被人弄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胡易轻描淡写的将事情简述一遍,最后满是歉意的说道:“我现在必须去找他,没时间吃饭了。明天再陪你共进晚餐,好吗?”

“没关系,吃饭不重要。”娜塔莎的语气略显忧虑:“你自己去吗?不会出危险吧?要不要我们陪你一起?”

“不用!”胡易哈哈大笑:“有其他人跟着呢,我们办完事很快回来。你千万不要记挂,开开心心的让大家陪你过生日,不然我会感到难过的。听到没有?”

“好…吧。”娜塔莎勉强答应一声,打起精神笑道:“放心吧,楠楠送给我一顶非常漂亮的帽子,安娜也准备了礼物,我现在很开心。你快去吧,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早回来。”

挂断电话,胡易长舒一口气,去附近商店里买了一大袋面包饮料,小跑着回到8区。远远便看见亚巴洛夫带着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巴恰等在箱子边,其中不乏几个熟面孔。

车子坐不了这么多人,胡易从中挑出四个看上去最强壮的,给每位落选者一百卢布打发他们回去,然后又去箱子里取出五百美元——反正今晚的花费都要让小林子回来报销,眼下时间紧迫,没必要替他省钱。

他给亚巴洛夫和另外四人各发了一百美元,站在他们面前拍了拍手:“大家清楚今晚要做什么吗?”

“我已经交代好了。”亚巴洛夫抢先答道:“保护你的安全。唔,还有,把那位胖乎乎的小老板平安带回来。”

“没错,同时也要保证你们自己的安全,尽量避免跟人发生冲突。”胡易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情况,只好泛泛的叮嘱道:“那地方我们都没去过,到了之后不要乱走,一切听我安排。”

“放心吧,安东。”亚巴洛夫从脚边拎起一只帆布包:“今晚我会一步不离的守在你身边,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你的。”

“你陪我去?那倒是不错…”胡易沉吟良久,踌躇道:“但是亚巴,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没必要……”

屏幕上的地图比例一缩,一条蜿蜿蜒蜒的线路穿过莫斯科市区,向着正南方曲里拐弯延伸出一大段,在末尾甩了一个小尾巴。

“一百三十多公里啊!后面的路好像还不太好走。”司机舔了舔嘴唇,试探着问道:“这个时间送你过去起码要两个多小时,你就给…两千卢布怎么样?”

“那就找几个让人一看就害怕的!”胡易哈哈大笑:“我去弄辆车,过会儿咱们还在这里见面。”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