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坐轮椅的霸总4

于是他征求了学生的意见,把他的好友兼表弟兼邻居,京大医学院的王教授给叫上了。

老王坐在车上,听表哥老李说完基本情况,一下子来了兴趣,“真有‘绝症?莫方我自己想办法治好它’的奇才,还让你遇上了?”

然而他都想不到五六年后峰回路转,这师徒缘分终究还是续上了, 而且学生发给他的东西价值过于惊人,影响深远……若是成功,对所有瘫痪病人都是福音!

所以他有必要亲自找上门去“探听虚实”。

李教授道:“你可别当人家面这么说。我猜我这个学生情况就算有好转,也好转得有限。”越是天才,往往越爱钻牛角尖,“我大半夜的也要叫上你,一起赶过去,就是怕这孩子忽然改主意。”

他挑中了自然就要早早下手,橄榄枝一递,那孩子就接了下来。

李教授就等那孩子到日子来他这儿报道, 读研究生呢,结果……好好的学生出事了。

他这个学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心病!

李教授从医院出来, 心情很是沉重, 回去后长吁短叹了好几天,随后就听说这个学生办理了退学手续,人都没来学校……

李教授听说他看好的学生下肢瘫痪,可心疼坏了, 他匆匆赶到医院, 见到了手术后平静到诡异的学生, 聊了几句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落下心理创伤了。

李教授就把劝“学生别放弃, 下肢截瘫也不影响你做研究”这话咽了回去。

当年他上课的时候,就看中了项楚生:明明是个富家公子, 却没有富家公子那目中无人的毛病,反过来说因为家里不差钱,他又能沉得住气,不会急功近利……总之是个能耐得住寂寞一心做研究的好材料。

李教授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道一声可惜。

对门住着项宸的另一位小迷妹。

嵇东珩一点不怀疑这姑娘会给项妈和解令美打小报告,告诉她们有人深夜探望项大哥。

王教授点了点头,“放心吧。连人带技术,我都帮你看了。”

哥俩横穿大半个京市,赶到京郊的别墅区。在社区门口,有人在等着他俩。

李教授停下车子,点亮手机,就见学生给他发了条消息:我让助理在门口接你们。下面是助理的照片。

嵇东珩就坐在二楼书房落地窗边,看着李教授和他的同伴下车,他打了招呼还挥了下手。

李教授抬头看了过来,旋即笑得老慈祥了。

助理把两位教授领进门,嵇东珩在关窗户的时候也没错过对面那欲盖弥彰的关灯拉窗帘。

这其实是小问题,嵇东珩当前最主要的任务是打动面前的两位京大教授。

然而用真实存在的黑科技打动两位见多识广有足够辨别力的教授……那还叫事儿?

嵇东珩带着两位教授前往地下室,打开大门,一只小狸花喵喵叫着,一瘸一拐地扒住了嵇东珩的脚。

嵇东珩一把将小狸花捞起来,展示小家伙尾巴与脊椎连接处的金属芯片以及略显粗糙的感应器,“小家伙被车撞断了脊椎。我有剪辑过的录像,一刀未剪的你们有兴趣也可以带一份回去慢慢看。”

嵇东珩自己给自己主刀过,但项楚生连鸡都没杀过,能不崩人设还是尽量不要崩,所以把金属芯片和脊椎连接的手术,嵇东珩找了项家的私人医生来做。

老李和老王一人咖啡,一人浓茶,一起看剪辑过的录像:小猫断裂的脊椎被那块小小的芯片加固,苏醒后小猫就能稍微活动它原先只能拖行的后腿了……

两人精神一震,之后边看边低声商量:超乎他们想象的是,独特的金属芯片并没有直接接触到断裂的神经纤维上。

搞清楚这作用机理有可能比让瘫痪人士重生的金属芯片本身还有意义!

等录像看完,老李捏了捏眉心,整个人气势都变了,他问,“小项,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嵇东珩揉着小狸花的脑袋瓜,语气幽幽,“当年导致我瘫痪的绑架案,我发现了点……线索,不太利于我父母的线索。”

两位教授对视一眼:好家伙!

他俩也是绝对不会问是不是误会这种话,因为他俩也相信面前项楚生的智商。

嵇东珩继续道:“我希望能回学校,给我能安心研究的条件就够了……我总要先行动自如,起码能拄拐走动。”

本就对学生有滤镜的李教授这会儿再也绷不住了,“案子……要讲证据,”潜台词是一定会帮你再查,“你想回学校做研究,现在可以提前收拾东西了。”

京大历来都能“不拘一格收人才”,的前提是你有足能服众才学或者成果,又或者二者兼有。

毫无疑问,在两位教授眼里项楚生八成是后者,京大和官方的眼光和魄力也毋庸置疑。

达成目的,嵇东珩笑着点头,“都四点了,老师们休息一会儿明早再回去?”

两位教授对视一眼:视频里确实有些细节需要再看看再琢磨琢磨,于是他俩答应了下来。

嵇东珩就让管家叫人搬了床和被褥下来。

等管家他们都收拾好,两位教授也不客气,靠在床上继续看视频。

嵇东珩就歪在躺椅上,抱着小狸花状似安心地睡了过去,实际上他当着项楚生的面儿联系小明,“三天内我就要搬到京大,老婆你可以准备发动了。”

小明应声,“好。”

六年前的绑架案轰动一时。

明面上的主犯是项家兄弟曾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泛泛之交。

只是这位富家公子出国读书的时候成了瘾君子,后来自家破产,他回国来就铤而走险,绑架了那时都在读大学的项家兄弟,梦想拿到赎金远走高飞。

不过他在挟持项楚生的时候情绪过于激动,砍倒项楚生,被埋伏在高处的警官抓住机会当场击毙。

这人的四个同伙也在一天之内悉数被抓获,四个人一个死缓三个无期。

这宗案子到这里都没有问题。

最大问题在……究竟是谁提醒或者说是撺掇那位曾经富家公子非要对项家兄弟出手?

小明在这一个月里查到了这个吹“耳边风”的关键人物。

这人姓须,是剧情恶毒女配晋千惠前男友曾经的金丝雀,同时也是项妈嫂子的表侄女。

毫无疑问,这位“教唆犯”须小姐被晋千惠收买之后,不仅挑唆了那位脑子有坑的富家公子,更用她和项妈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来威胁项妈,项妈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屈服。

她低头的时候可是半点没有想到大儿子还在医院里煎熬。

向丈夫一通哭诉,换来丈夫不追究,并默默擦掉了些许痕迹。

“教唆犯”小姐可不傻,起码没项妈傻,她留足了当初晋千惠收买她的证据。

如今她和富二代男友分手,就隔上两三个月找到晋千惠要钱。

偏偏她找晋千惠要钱的时候,被小明“偶遇”到了。

晋千惠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将计就计,想要让一心要钓金龟婿的外甥女来对付须小姐……以毒攻毒嘛。

小明此时就在吐槽,“是项竣旧情未了,承诺无论如何都要保她,她才这么自信吗。不过她还算谨慎,只说她和须小姐不知怎么回事,莫名其妙有了过节。”

项楚生忽然开口,“不好意思,打搅一下……晋千惠当初要对我们兄弟下手,是出于妒忌吗?”

小明回答说:“应该是的。她和项竣恋爱期间没有生育,她坚信就是因为没有孩子,才输给了你妈妈。”

项楚生自嘲一笑,“她的想法我不懂,我会震撼就行了。一旦涉及我妈,我爸就跟被下了降头似的。”

嵇东珩和小明一起沉默。

项楚生也不心虚只是好奇,“我说错什么了吗?”

小明想了想才说:“这个世界灵气浓度稀薄,我俩来了一个来月从没发现真的修仙传承,所以这个世界的降头,你都当骗钱的就行。”

项楚生更好奇了,“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嵇东珩道:“我俩刚才推算了下。”

小明接话说:“你妈没有掌控你爸心智的能耐,但你爸自己有啊。”

项楚生脸上写满了问号:……

“我亲眼看他一次,就能差不多真相大白了。”

嵇东珩顶着项楚生的壳子,见项竣不难,但小明名正言顺地出现在项竣面前——关键是得给小明点时间,让她仔细端详一下,就需要提前安排了。

小明笑了,“我看看能不能拉着晋千惠去找项竣……借口都是现成的,须小姐卷土重来开始要钱了嘛。”

导师姓李, 研究方向是高能物理。

车窗外的小伙子跟照片对上了,等小伙子跟保安打过招呼,李教授把小伙子叫上车,一起往社区里面开。

凌晨一点半,李教授的车子停在了项家的前院。

他收到的简介性质但图文并茂的小短文涉及多个学科——不过在京市大学,你要不是个全才实在不好意思混,他一连看了三遍,又差查了不少资料, 没发现一点问题,还越琢磨越觉得他那个天才学生搞不好已经弄出了样品来。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