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摇摆不定

相对于这样规模的战事,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现在医护正在救治伤患。

不过,他对吕宋方面的援军的胜利持怀疑态度,这些明人土著太强硬,尤其是后来的这些军卒都是勇士,面对火枪的攻击,奋不顾身,而且有完整的军阵,严苛的军纪,面对火器肆虐依旧不崩溃,先崩溃的是他的部下。

萨帕塔对胜利的前景感到绝望。

场面十分的血腥。

建奴就是利用这种战术收割了不知道多少明人的性命,本来正面对决没有击杀很多明人,大部分的明军都在逃亡中被骑军追杀的。

现在西班牙人也在被明人骑军虐杀着。

其中就包括这支军队的司令萨帕塔上尉。

他双手高举自己的战刀,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介于刚才给明军带来的伤亡,这些骑军毫不留手,大砍大杀。

有些西班牙人跪地抛去兵器乞降。

但是明军还有骑战后的百多名骑军,他们催动战马奋力追杀,从侧后追上逃亡的西班牙人,利用马速将骑枪和马刀刺入西班牙人的身体就足够了。

战败投降,等待自己己方赎金赎买吧。

他大略听通译讲了西夷人军队间的惯例,军官军卒被俘获,都可以用银钱赎买。

但是他可不想遵从。

阎应元亲自看了伤患的情况,心中很是恼怒。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西夷人的火器果然很犀利。

他能想象,这次他占了数量上的优势,如果同等数量的军队对决,他虽然依旧有信心获胜,但是绝不会这么轻松,西夷人的骑步军绝对是个劲敌。

“萨帕塔向阁下投降,希望可以得到应有的优待,赎金可以赎回我等的自由身,”

通译讲完。

阎应元冷冷一笑。

“前田尤家,让你的人好生教训他们一下,”

阎应元命道。

他遵循了殿下定下的京营惯例,让倭人出手。

京营这些脏活都是蒙人和女真营的事儿。

这样不会让自己的军卒以为施虐而败坏军心士气。

前田尤家恭敬领命,然后返身就露出了残忍的一笑,他的命令下,倭人上前抽出太刀,用太刀刀背一通打砸。

将这些投降的西班牙人打的鼻青脸肿。

‘不,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没有战胜者气度的表现,是个懦夫,’

萨帕塔是唯一没有挨打的。

此时他愤怒的吼叫着。

阎应元只是指了指一旁。

那里有三百多名明人。

其中三百名是广东标营的军卒,他们很多人衣衫碎裂,形容槁枯,这几天来每天能吃上一顿饭不错,他们现在就是西班牙人的奴仆,受到他们的一再奴役。

更有二十多名明人女子,她们衣不蔽体,受到的侵害还用说吗。

萨帕塔登时闭嘴。

他们对明人战俘也没有什么优待之心,在他们看来明人没有赎买的习惯,这些土著人可以带回去卖做奴仆,和其他的土著人区别不大,如果有就是明人更聪明些,会是更好的奴仆。

只要土著女人,当然更是随意玩弄了。

只是当时他们没想到他们很快也会成为阶下囚。

萨帕塔饶是脸皮巨厚,也是哑口无言。

前田尤家上前几下刀背,也把这厮打成了猪头。

“把他们削光了示众,”

阎应元命道,去特么的优待,西班牙人敢初一,他就能十五。

打扫了战场,将伤患送去了香山县,也趁机报捷。

第二日,三千标营军卒向南逼近了澳门。

一千人的军队总有几个被上帝眷顾的幸运儿。

十几个逃入田亩中,四散逃亡回来的西班牙人军卒带给了德佩败讯。

这对如今的澳门代理总督德佩来说是个晴天霹雳。

他怎么想不明白怎么败的这么惨。

征服整个新西班牙人也没损失这么多人。

而失去了一千一百人后,整个澳门的西班牙人不过五百人,葡人七百多人,竟然被西班牙人还多了。

可说澳门岌岌可危。

只有大教堂和大炮台可以依仗了。

明军没有继续攻击澳门,而是在澳门北方五六里处扎下大营,围困澳门,不让一粒粮食流入澳门。

...

通州皇家皇庄,崇祯、朱慈烺在一众大臣随扈下正在探看。

今年风调雨顺,收获的季节沉甸甸的谷穗让人看着喜庆。

但这不是崇祯朱慈烺一行人来此的目的。

朱慈烺邀众人前来是看一看又一样新作物引种的结果。

这就是玉米。

当然这时候被称为番麦。

这时候的番麦已经开始在两广、闽南、湖广引种了。

不过,产量不很高。

这么说吧,玉米不同番薯,虽然番薯也需要好的育种。

但是凭着本身的野蛮成长,也比黍米冬麦等产出高。

但是玉米也不耐涝,在广东和闽南产出不多,加上很多人不懂怎么种植,农民还是愿意摆弄自己熟悉的庄稼。

因此虽然引种开来,但是没有造成大的影响。

早在去岁,朱慈烺已经让郑芝龙从闽南和广东大量引入番麦种子。

皇庄引种番薯,当做番薯种库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因为现在番薯已经基本扩散到北方大部分地区。

当地可以自发的引种。

朱慈烺就让皇庄的几十万亩田亩引种玉米。

结果精耕细作,添加农家肥的结果,番麦的产量到达了一亩一石半。

不算多,不如江南的良田产量,但是对于北方很多缺水的地界一亩七八斗的产量算是一个飞跃了。

崇祯负手而立,笑吟吟的。

身体康复的不错,日常行走处置政务没有太大问题,当然心里舒畅。

此时看着收获满满的田亩,那是心旷神怡。

“殿下,这个番麦产量虽然不错,但是不比番薯产量大吧,”

谢升疑惑。

他不知道引种的目的。

朱慈烺一笑,他示意一下这个皇庄的管事。

管事急忙躬身道,

“回禀大人,这个番麦没有番薯产量大,但是,收获后好运送,保管,可以完全当做主食,而番薯运送中碰坏了外皮,就不易保存了,而且番薯吃多了肚子酸胀,颇为难忍,而番麦则没有,”

“诸卿,这个番麦虽然产量少,却是同样抗旱,而且利于运送、存储,而且就是江南和湖广四川等地雨水多些,但是还有不少坡子地,这个地界上以往只能勉强种植黍米,但是现下却是可种植这些番麦,利于我朝收取赋税,”

朱慈烺解说道。

番薯很好,能让百姓吃饱。

但是对于大明来说有些麻烦。

大明的田赋大部分都是交上粮食实物。

而番薯这个物件真不易运送保存,即使放入地窖,也最多多半年的事儿,否则时间长了就枯萎辛辣了。

虽然可以制成粉条等等,但却不能当做主食了。

番麦却是没这个问题。

“哦,这么说来,倒是对朝廷收取赋税大有裨益,对于减少损耗很有好处,”

周延儒道。

他代领户部,对于收益很看重,这个番麦确是比番麦强些。

大臣们纷纷点头。

不得不承认,这位殿下眼光卓越,确是为大明又找出一样好物件。

当热气腾腾颇有香气的番麦煮熟后端上来,水嫩嫩的小棒子看着就让人眼馋。

朱慈烺亲自奉上,必须让老爹第一个品尝。

崇祯吃的颇为香甜,虽说不是什么珍品,但是第一次吃嫩玉米的口感还是很爽利的。

一众大臣也是一人一棒啃得那个爽利。

有人一气吃了好几个。

朱慈烺吃起这个玉米来,发现没有后世的甜丝丝的感觉,但是毕竟有了后世的一些念想,不得不说,让他心里颇为唏嘘。

后世的一些记忆会越来越模糊,太珍贵了。

看着大片田亩的丰硕收获,吃着新鲜的玉米,君臣都是心情畅快。

但是接连的几个军机处转来的急报,坏了众人的好心情。

“陛下,广东标营军力朽坏如此,让人震惊,当重重处罚,”

倪元璐道。

广东的捷报传来,澳门西班牙人舰队被击溃,陆战胜利,澳门成为孤岛。

但是广东标营的表现太辣眼睛了。

数倍于敌,却被脆败,西班牙人追到香山县羞辱一番。

虽然后来被天津水师标营击败。

但还是太丢脸了,那可是广东的战兵营啊,是一省的最强战力,结果就这,怎么被倚重。

“南兵朽坏已久,其实朝中早已明了,但是苦于没有钱粮整顿,现下看来南兵还得整军,”

周延儒道。

“正是,孙相从南京发来奏报,南京都督府麾下的骑步军羸弱,不堪一战,督战勋贵尸位素餐,无法依靠。”

陈新甲道。

崇祯皱眉,心里厌恶,南兵真是废物。

简直就是些牌位了,看着威武风光,上阵就露底。

“父皇,此番广东标营的战败再次表明,朝廷各省的战力参差不齐,甚至可说南方各省标营战力衰弱之极,即使陕西、河南、山东等地标营战力不俗,但那是京营派人整训的结果,因此,儿臣以为我大明当军伍国家化,”

朱慈烺道。

这是朱慈烺早就酝酿的想法,只是早先时机不成熟,推动军队国家一体化,首先要解决各地军队的拖欠吧,再就是铲除各地日益猖獗的军阀。

而现下,边镇的一些军阀基本扫除,陕西等地以贺人龙为首的军阀也被消灭。

朝廷财赋大大改善,已经基本清除了积欠。

完全可以推动军队国家化了。

“殿下,如今各地标营,卫所都是在朝廷治下的,”

林欲楫不解。

‘林卿,很多军伍不过是名义上罢了,比如湖广的左良玉,名义上他是大明一方大帅,其实等同流寇,’

朱慈烺的话让林欲楫默然。

‘因为朝廷钱粮不足,加上各地路途遥远,有些军将开始居心叵测,自行其是,其麾下军卒只知自家军将是天,至于朝廷早就抛之脑后了。’

众人点头,这事是十多年来的老问题了,从东江镇开始,就接连出现了军阀,甚至可说日后的孔有德等人叛乱都是军阀作乱。

“再者,我朝如今各省的标营和卫所军卒操练各行其是,甚至换了军将,竟然无法指挥作战,因此当推行改制,在京中建立讲武堂,各地军将必须进入讲武堂整训,研习京营战法,将京营战法推行天下,各地军卒军阵就是丰台大阵,兵甲和京营相类,如此,即使各省总兵参将更迭,新任军将依旧可以立即统兵。”

朱慈烺转向崇祯笑道,

‘而讲武堂山长当是父皇,军将都是父皇的子弟兵,’

这话让崇祯眉开眼笑。

山长,在这个时代绝对是极高的尊崇,提起来那就是桃李满天下。

各地军将的座师就是当今陛下,这份荣光让崇祯的虚荣心极大的满足。

当然,如果他知道后世某位校长学生满天下的情况,更会荣耀非常。

众人也听的频频点头,他们也许体会不深,但是军将升职到总兵等高阶,必须是讲武堂出身,这个就很好。

大大加深朝廷对军将的羁绊。

而各地军卒的操练和京营同步,一定会大大增加战力,毕竟京营的剽悍在那摆着的。

崇祯心情愉悦下,军队国家化被通过,演武堂立即开始筹备,由内阁负责筹建。

众人结束在通州皇庄的悠闲一日,正要返回城中。

又是一个急报被转来。

孙传庭大破左良玉,左良玉自刎身亡。

左家军星散,剩余三万余人已经投诚,向南昌一线转进。

‘陛下,孙传庭这是在做什么,本来我军数量远远不及两个流贼,孙传庭却是向自家人挥动屠刀,左家军星散,我军只剩下区区数万人,这如何剿灭数十万流贼,孙传庭所为乃是仇者快亲者恨,’

林欲楫痛心疾首道。

“正是,陛下,孙传庭过于鲁莽,大胆之极,败坏湖广局面,”

周延儒对于打击孙传庭是不予余力。

只要有机会立即踩两脚。

对他首辅位置威胁最大的就是这个老孙。

登时又有倪元璐等人附和,虽然左良玉这厮也是个阴奉阳违的货,但是毕竟可以在湖广壮大官军的声势。

即使要惩处,也要在平定流贼之后。

“诸卿,左良玉接连两次不顾必杀令,坐看我军战败而不援助,劫掠地方民怨无数,甚至自行任命官吏,视五省总督为无物,其行径等同流寇,甚至比流寇更加恶劣,他端着大明饭碗吃饭,吃完后翻脸无情的砸锅,每次官军和流寇决战,他都在一旁坐山观虎斗,双方两败俱伤,他立即再次扩充,因此如今膨胀至此,这次也不例外,我京营和流寇两败俱伤,他必然在湖广趁势而起,孙相所为并无不可,湖广三大寇,剿灭其一,向天下表明朝廷必杀令不可辱,看日后谁敢视必杀令为无物,左良玉就是下场。”

朱慈烺为这个事件定性,甭说左良玉是什么湖广大将军,他就是流寇。

“殿下说的有理,不过,此番剿灭左良玉,还是对湖广剿匪不利,微臣深感忧虑,毕竟京营只有区区数万兵马,剿匪只怕难以功成。”

谢升摇头道。

登时蒋拱宸,蒋德璟、倪元璐等人颇为赞同。

左良玉一倒,朝廷实力太虚弱了,饶是孙传庭百战百胜,怕也无法挽回局面。

崇祯捻须不语。

其实臣子都明白,这位帝王又陷入了摇摆中。

西班牙人分散逃走,速度不慢,按说不好追赶。

两百多名的西班牙人战俘被驱赶过来。

萨帕塔躬身道,

阎应元很痛恨,粗略估摸,麾下军卒的伤亡大约有两百多人,不到三百人。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